<menuitem id="xf4xa"></menuitem>
<div id="xf4xa"><optgroup id="xf4xa"></optgroup></div>

  • <tbody id="xf4xa"><span id="xf4xa"><tr id="xf4xa"></tr></span></tbody>
  • 衍墨轩小说网

    210.幸会(第一更)

    小说:穹顶之上 作者:人间武库 更新时间:2019-03-17 10:11
      夜,20:43。手机端
      这一天,是1991年4月末,农历三月近中,天上月亮近圆。
      蔚蓝华系亚方面军,第101医疗站,月光把院区路灯暖黄的灯光,照得?#24184;?#19997;凉白。
      树叶明亮,水泥地面清晰。
      噼啪的脚步声从大体已经变得很安静的空气中传来,院区绿化的树影之间,守备小队战士沉默的身影奔跑掠过,不止一个。
      这种情况放在外人大概看不出什么特别,但是对于住院部各个房间里,那些从一线下来的伤员们来说……他们简直不要太熟悉。
      “看来有大尖落在附近了啊。”
      夜色中,?#24184;?#19997;兴奋和躁动,逐渐蔓延开来。许多原本打算早睡的伤员,不管是刚离开一线战场的,还是在医疗站住了已经有些日子的,一时间都变得怎也睡不着了。
      过往一次次亲身参与的战斗画面,在?#38498;?#20013;清晰浮现出来。病房壁柜里,他们的源能装置和战刀,?#36335;?#20063;在呼唤着自己的主人。
      脚步声远去……守备小队集结了。
      蔚蓝的医疗站除配备安保力量外,一向都还有守备小队驻扎,一方面加强医疗站的防御,另一方面,?#37096;?#20197;在必要的时候出击,消灭在周边范围内落地的梭形飞船。
      原本他们很少会接到任务,因为拒绝者的预警通常都很及时,周边区域驻防的小队,通常都来得及赶来。
      但是近一年多来,防御形势不断恶化,梭形飞船在高空失去踪迹,然后到近空才被重新捕捉到的情况,开始变得越来越多……因而医疗站守备小队紧急出击的情况,?#27493;?#28176;变得不再那么特殊。
      住院部值班室。医生护士们?#25112;?#26463;一次查房,回来都有些疲惫,正坐着,或靠在桌边聊天。
      韩青禹那几个人今天走了,她们有聊到。
      穆小兰倚在窗口看月亮,背着身?#24184;?#25645;没一搭的和同事们说话,突然扭头,发现之?#30333;?#24049;已经帮忙关灯的406号病房,灯光重又亮了起来。
      冉姐姐不会有什么事吧?
      她这么想了一下,有些担心,赶紧离开值班室,上楼一路小跑到病房门口,敲门,推门。
      白色的病床上,冉秋玲穿着病号服,正低头坐着,听见响动,抬头灿烂地笑了一下。
      此时,她的死铁直刀,横放在床头边的柜子上,源能装置则在手里,正拿手帕在擦拭。
      不是身体出问题就好,穆小兰轻松了一下,笑着说:“冉姐姐,你怎么突然把装备拿出来了啊?”
      “好久没用了。”冉秋玲没说自己其实是因为刚看到守备小队出任务,突然被触动,想念战场和战友们了,所以把装备拿出来看?#19997;矗?#39034;手擦一擦,而是说:“我应该快好了吧?”
      她问话的眼神里透着热?#23567;?br/>  “快了,快了,再一个多月吧。”穆小兰见过很多日夜想着盼着回一线的蔚蓝战士,尤其是一些队长之类的,更是着?#20445;?#22905;笑着安慰了一句。
      其实真的已经算很快了,要不是长期被源能?#33041;?#30340;身体,像冉秋玲这样的情况,怎么可能几个月?#31361;?#22797;?
      看样子,冉姐姐暂时应该是不睡了。穆小?#20960;?#33030;找了张凳子坐下来,一边看她擦拭装置,一边陪她聊天解闷。
      “刚我们在值班室,正说到韩青禹几个呢。”穆小兰主动找了个话题。
      “怎么,给我弟弟做表现总结啊?”冉秋玲抬头,?#26377;?#24213;笑出来,笑着说:“他后面应该都还行吧?难?#34013;阅?#20204;还是不热情?”
      “热情的。”穆小兰点?#25151;?#23450;说:“大概是实在很怕姐姐吧,之后我们给他好吃的,他就接着,有时候叫他一起去玩,他也都答应,然后也经常笑……虽然看着有些别扭和不习惯,但是可好玩了。”
      “哦,就只是这样么?”冉秋玲放下装置,身体挪了挪,坐近说:“就没点别的啊……没有和咱们这哪个医生、护士,碰撞出点火花来?”
      “没有呀,一点火星都没有呀。”穆小兰摇头,笑着说:“哈哈。”
      ?#21834;?#20873;秋玲唉一声,叹?#19997;?#27668;,跟着也忍不住笑起来。
      两人接着又聊了一会儿?#24405;?#39134;,刘世亨……再一些闲事。冉秋玲擦好了装置和战刀,放在床边没收起来,突然想起来另一名相熟的护士了,就随口问了一句:
      “红红呢?怎么今晚没见她过来?”
      “她呀,她在手术室呢。”穆小兰转头看一眼窗外的月色说:“今天白天来了好?#27010;?#20260;员,晚上好几台手术呢,她在手术室帮忙……?#20848;疲?#24471;到凌晨了。”
      101医疗站的这一夜……
      病房里伤员们在擦拭装置。
      值班室里医生和护士们在聊天。
      手术室的灯光连排亮着。
      守备小队整装完毕,扑向山林。
      …………
      同是这一夜,横断山脉边缘的小县城。
      ?#38382;系?#23429;院虽然老,但是很大,大约是某个大家族的?#25386;?#22240;为这次做了家里办喜事的伪装,老宅张灯结彩。
      大堂很大,主体开阔,朝外在正门进来米处,离?#24184;?#38754;木质的隔板墙。
      隔板墙的墙面上,也挂着红。
      时间走到20:46分,47秒。
      墙外。
      韩青禹的双刀还在肩上,装?#20040;?#20110;休眠状态,人面墙而立。
      在他身后不到半米,是很安静的吴恤。
      庞经合在说话,小声说:“知道今天在路上,我为什么开过去,又再折回来吗?因为当时我看见你们几个?#20540;埽?#25105;就觉得和你们有缘……”
      “是吧?我也是。”韩青禹没回头,应了一句。
      “哈哈哈…”庞经合听他这么说,开心笑起来。
      墙里。
      七个家族留下的人此时全都已经站起来了,心里有些紧张,同时期待。
      现在的情况,他们几个家族的主要战力,足足300人,已经都在蔚蓝101医疗站附近了……所以,要是真的打听到韩青禹的消息,难道,我们去吗?!
      眼神交换,他们都有些发虚。
     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?眼前的情况很明显,斯丹先生,很有兴趣啊……不过斯丹先生的战力,听说也是很强的。
      雪莲付出了那么大代价,人力、物力和财力,来布置这次行动,肯定想一网下去多捞一点。
      视线里,斯丹已经走到离隔板墙大约五米左右的距离,稍微顿了顿,他再一次开口:“他在纳里?”
      墙外声音回应,“在……”
      这一刻,每个人都在细听。
      “砰!”这是他们听见的。
      20:46分,58秒,一声爆响,突然传来。
      隔板墙木?#26159;?#38754;崩碎,破片和碎屑纷飞。
      “这里。”
      在这里,一句话因为中间短暂的停顿,分成了两段,说话同时,一道身影轰破墙面而来。
      庞经合懵了一下。
      墙里人懵了一下。
      “颂。”
      斯丹的?#20174;?#24456;迅速,脚下后脚跟蹬地,身形暴退,同时?#34074;丁?br/>  只?#19978;?#37027;道扑来的身影更快。
      “轰。”
      正面劈来的?#26007;媯?#26025;在斯丹横架的铁刀上,瞬时间两股源能潮涌的碰撞,如巨浪相击。
      斯丹整个人被劈得双脚离地,身形凌空飞退。
      ?#21834;?#36825;一刻,有?#19997;?#35265;了,但是没有人来得及出声提醒。
      一柄划着弧线的战刀,正在斯丹身体运动的轨迹上,等着他。
      锈妹梨涡斩现在是无声的,无声的弧线。
      但是,?#24110;!?br/>  令所有人意外,身在空中的斯丹,竟然还是?#20174;?#36807;来了,手中战刀朝后奋力一掷,将飞行中的蔚蓝战刀撞偏少许。
      紧接着,整个人擦着偏移的?#26007;?#39134;过。
      强啊,斯丹。
      下一瞬,“砰!”斯丹身体砸墙,落地,准备再战。
      但是来不?#21834;?br/>  一道流光,已经出现在他面?#21834;?br/>  流光收束后。
      一个人站在那里,手里拿着一柄直刀,抵在斯丹的喉咙上,刀尖刺破少许,鲜血涌出。
      20:47分,01秒,也就是墙面?#25169;?#30340;三秒之后。
      ?#38382;?#32769;宅大堂里的画面:
      斯丹仰着脖子,身体贴墙站立,脖子在流血。
      韩青禹站在他面前,手里握着一柄死铁直刀。
      大堂里所有人都已经启动装置,拔出武器。
      但是一道身影,一杆黑色长枪,横在他们面前,横在他们和墙边的两人之间。
      庞经合还站在隔板墙外,目光从墙面破洞看进去,没吭声,张着嘴……脑子很?#25671;?br/>  “你,你……”终于,有人出声,问题问了一半。
      “我么……”墙边持刀的少年人缓缓转过头,“蔚蓝,韩青禹……幸会。”
      https:///html/book/53/53064/l
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

    <menuitem id="xf4xa"></menuitem>
    <div id="xf4xa"><optgroup id="xf4xa"></optgroup></div>

  • <tbody id="xf4xa"><span id="xf4xa"><tr id="xf4xa"></tr></span></tbody>

    <menuitem id="xf4xa"></menuitem>
    <div id="xf4xa"><optgroup id="xf4xa"></optgroup></div>

  • <tbody id="xf4xa"><span id="xf4xa"><tr id="xf4xa"></tr></span></tbody>
  • pt电子哪款游戏好玩 弓兵登陆 波西亚时光能复婚吗 骑士vs猛龙比分 勇士vs猛龙全场录像回放 飞龙在天门徒 电竞显示器 北京pk10冠亚和值口诀 洛基传奇援彩金 三国杀传奇武将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