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xf4xa"></menuitem>
<div id="xf4xa"><optgroup id="xf4xa"></optgroup></div>

  • <tbody id="xf4xa"><span id="xf4xa"><tr id="xf4xa"></tr></span></tbody>
  • 衍墨轩小说网

    第299章 查案

    小说:画春娇 作者:卫幽 更新时间:2019-02-21 20:44
      魏玳瑁点点头,“是,虽然稀薄,但我很确定。狂沙文学网一楼这里,几乎每一处都有琛哥儿的气味残存。可是二楼却只有门口?#23567;!?br/>  她想了想又道,“一楼这几处的气味最浓。”
      薛琬忙跟着魏玳瑁走了过去。
      只见魏玳瑁分别停在了三个地方,一处是摆放经史子集的地方,一处是窗口,还有一处则是摆放着薛三老爷编著的全诗词选的书架前。
      薛琬注意到窗口是没有插销的,轻轻一推就可以推开。
      如今正值九月,本应?#27809;?#36716;凉,但秋老虎来袭,船上山下都有闷。
      不过这是江南的山间,相对来说并不,一开窗,甚至还有点冷。
      她抬头望了过去,只见窗口对面的山上有一座平台,看起?#26149;?#20687;是个打在山洞里面的建筑。
      魏玳瑁也看到了,她张了张口,“咦,这是什么?”
      苏启文闻言立刻过来,然后回答道,“哦,那里也是我们江南书院的地盘,先?#33487;?#26102;为了囤粮,将山腹内挖空,然后造了阶梯而上,这处平台正?#27599;?#20197;俯瞰整城。”
      他继续说道,“不过那是战时的事,如今那里是空置的。哦不,也不算完全空置,前些子天气太,食物容易腐坏,所以,厨房的人便都将瓜果蔬菜放到山腹内保存。那里比较清凉一些。”
      薛琬没有说话。
      但却趁着苏启文不注意的时候,压低声音对魏玳瑁说,“你刚才说,二楼只有门口有琛哥儿的气味,我想,只有两种可能。
      一,琛哥儿是在别处被打晕了,然后故意扔在二楼。二,他刚入二楼,就被人打晕了。”
      她接着说,“不论是哪种可能,这里肯定不会只留存琛哥儿一个?#35828;?#27668;味。玳瑁,你留心一下,这里还有多少种不一样的气味。记住它,然后我们?#19968;?#20250;去一下在书院里溜达一下,看看有哪些气味对得?#31232;!?br/>  魏玳瑁连连点头,“嗯。”
      她叹口气,“只可惜是三天前的事了,而且这里地方很大,若是有人开窗开门,很容易气味就消散了,我未必有完全的把握可以做到。”
      若是有什么物品存留,那就好了。
      薛琬像是明白了魏玳瑁的意思,转头对着苏启文问道,“苏副院长,我弟弟出事时,边可有遗留什么物品?”
      她想了想,又补充一句,“我的意思是说,后来,这里的人有没有发现有人丢了东西?”
      苏启文本来想说不,但转念一想,“好像……好像有一条头巾。”
      他紧接着说道,“不过我们江南书院的?#21697;?#37117;是一样的,头巾也都是统一的款式,这里是藏书馆,每都有学生来借阅学习的,经常会有人丢三落四,遗留了头巾也不足为奇。”
      薛琬却道,“那条头巾在哪里?能不能让我去看看?”
      苏启文虽然觉得一条头巾不值一提,但对方是受害者的家属,他自认为学校在管理方面有疏忽了才造成这局面,倒也不好意思拒绝。
      他点?#35828;?#22836;说道,?#30333;?#28982;是可以,不过,我觉得未必有用。”
      魏玳瑁道,“苏副院长带我们去看看就可以了,至于有没有用,那?#27599;?#21040;了才知道。”
      她心内暗想,对于别人来说,当然未必有用。
      可她是谁呀,她是灵鼻。
      闻一下头巾上的味道,?#36824;?#22914;何,她都能知道当谁在这里出现过。
      不论那个人是不是害人精,但只要他在这里出现过,说不定看到什么了呢!
      两个姑娘跟着苏启文去了一个杂库房,一进去,就有些郁闷。
      原来,苏启文给的不是一条头巾,而是足足有七八条。
      他有些尴尬地说道,“这里的孩子们都经常丢三落四,丢东西那是常有的事。不好意思啊,也没有细分,当时管理这里的老周就直接将这些放在一起了。”
      也就是说,薛琛出事那找到的头巾,只是其中的某一条。
      而至于是哪条,谁也不知道,因为搞混了。
      魏玳瑁也有些郁闷,不过却还是每一条都闻了一下味道。
      她等这些味道都记住了之后,才向薛琬点?#35828;?#22836;,“嗯。”
      薛琬想了想又问道,“原来这藏书馆是有管理员的?#26376;穡?#24744;刚才说他叫老周?”
      她顿了顿,“不知道这位老周如今何在?我有些话想问问他。”
      苏启文道,“书院接二连三出事,老周被吓得不轻,这不,昨天说他得了病不舒服,请假在家休息几。”
      他叹口气,“我们估摸着这些子学生暂时不会过来了,所以就准了他的假。”
      薛琬挑了挑眉,“接二连三?”
      她忙问道,?#26696;?#38498;长,您说的接二连三是什么意思?难道除了我弟弟,书院里还有人受伤昏迷了?”
      苏启文点点头,“唉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最近一段时间,书院很不太平。”
      他深深叹口气说道,“三个月前,有个叫初平的学生去后山玩耍时,不小心滑了下去,当场就没了……然后接二连三的,就有学生出事,除了初平和你弟弟,还有一个叫顾泽的,也受了伤,不过他运气略好些,只是皮破?#35828;恪!?br/>  薛琬问道,“那书院报官了吗?”
      苏启文摇摇头,“初平当时是众目睽睽之下自个儿摔下山崖的,看见的人有十来个呢,这是意外,不必报官。
      至于顾泽,只是受?#35828;?#20260;,这点小伤,没必要惊动官差。
      你弟弟的事,我们本来想着?#20154;?#37266;来,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再说。
      你们放心,若是有人故意要害人,那我们也绝对不会姑息的。”
      这话说得,倒也挑不出什么理来。
      薛琬点点头说道,“我们本来是接弟弟回皇城的,但如今他这副模样,肯定是没法?#19979;?#20102;。”
      她顿了顿,“那就麻烦苏副院长帮忙?#25165;?#20960;间客舍,我们要在书院里住下来。一来是为了方便照顾好琛哥儿,另外一方面,也是因为我想将事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      魏玳瑁点点头,“所谓天网?#21482;?#30095;而不漏,最好是意外,若是有人想要害我们琛哥儿,那我们一定会抓住这个?#35828;模 ?br/>
    可以使?#27809;?#36710;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

    <menuitem id="xf4xa"></menuitem>
    <div id="xf4xa"><optgroup id="xf4xa"></optgroup></div>

  • <tbody id="xf4xa"><span id="xf4xa"><tr id="xf4xa"></tr></span></tbody>

    <menuitem id="xf4xa"></menuitem>
    <div id="xf4xa"><optgroup id="xf4xa"></optgroup></div>

  • <tbody id="xf4xa"><span id="xf4xa"><tr id="xf4xa"></tr></span></tbody>